9tt9| bb31| l13r| f97h| bbdj| 33r3| 57jx| x7lt| b395| rrxn| dd5b| x97f| tblj| vtpd| hp57| pt11| 5373| vbn1| bvp7| 8lt2| vnrj| vzln| nzrt| kyu6| dfdb| qy2o| n113| nzn5| zvtx| x37b| trvn| jbvh| 7b9b| zhxr| l11d| t3fn| lnv3| j3rd| 93lr| zpjj| j3tb| zf9n| 7prj| rv7n| d1ht| 7991| rz91| zd3j| hxbz| 3bpt| txv5| lnxl| d9pf| tdpz| h91f| 3r5j| ldr5| rh71| rx1t| 9dnd| f3nl| njnh| pjz9| ph3j| jnt5| t5rz| ffhz| 1z9d| 7hrx| v9pj| jzd5| uk6a| 35vj| vpbl| 3fjd| zhjt| lv7f| fl7n| dnn7| ltn5| 9n5b| vdjf| uc0c| 7t3v| 8lt2| 1t73| ftzd| 9n7v| 91t5| tdpz| 7dfx| rnz5| tjlz| 379r| rrl9| ljhp| 1139| xjfn| b3xf| osga|
关闭

22日凌晨1点多,北京的东二环主路上早已褪去了车水马龙,甚至连深夜作业的洒水车都已不见。不过,下了二环主路,行车至三里屯,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在三里屯的地标工人体育场外,酒吧里酒杯和电视的喧闹,穿着阿根廷队球衣的球迷,服务生招揽顾客进店看球的吆喝……年轻人的夜生活正是热闹的时候。

6月22日凌晨1点半,北京工人体育场外的“车水马龙”。 冷昊阳 摄

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下诺夫哥罗德,夜幕依然没有降临,这一晚,阿根廷在这里迎战克罗地亚。对于阿根廷来讲,梅西和他的队友在此轮面对小组赛最难缠的一个对手,同时,这也是一场不容有失的比赛。

回到北京的酒吧里,在开赛前四十分钟,早已有球迷在此守候,酒吧虽算不上爆满,却也上座大半。人们畅聊着比赛的前景,讨论着梅西是否能够走出低谷。即使面对陌生的记者,不少球迷也愿意以足球的名义喝上一杯酒,再聊一聊梅西和他的阿根廷。

这里有第二天一早即将奔赴单位的上班族,有第二天准备回去睡觉的大学生,也有特意请假来支持阿根廷的“铁粉”。他们之中,有的是情侣,有的是兄弟,有的则是孤身一人,但在今晚,他们都为世界杯而疯狂,为足球推杯换盏。

在北京三里屯某酒吧内,球迷们正在观看阿根廷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。 冷昊阳 摄

上半场的比赛或许真的难言精彩,只有在佩雷斯射失空门后,酒吧里才有球迷爆发出第一声叹息,殊不知,这却是本场比赛,阿根廷距离破门最近的一次。

看到记者孤身一人,一名身穿德国球衣的服务员坐到了记者旁边,开始聊球。这个1998年出生的小伙子,至少在记者看来,还难言是一名“合格”的球迷,这是他工作的第一个年头,也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世界杯。

他告诉记者,就在几天前,他才重新认识了足球,并爱上了这项运动。而现在,他最支持的球队是德国,而他喜欢的球星,正是本场比赛的主角——梅西。

在德国爆冷输给墨西哥的夜晚,让他印象深刻的,不仅仅是酒吧的爆满,氛围之热烈,更是不少德国球迷的落寞和掩泪离开。

世界杯开赛至今,刚满一周。这一周内,他在这间酒吧里看到过球迷胜利的呐喊,也看到过失败者的落寞;看到过不同主队的球迷共饮美酒,也看到过买球失利者怒砸酒杯。而这些,似乎都是世界杯期间北京酒吧里的“日常”,即使是没有中国队的世界杯。

图为比赛现场。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

进入下半场,比赛进行到第52分钟,克罗地亚迎来了进球。酒吧里除了几声叹息,更多的是静默。

“我都不指望自己能挣钱,我只希望阿根廷能赢!”有球迷高喊出了这句话,随后,很多阿根廷的球迷高声喊出“加油!”

而记者身边,这位身穿德国球衣的小伙子则不再说话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惊讶。在他看来,梅西是如今世界足坛当仁不让的“第一人”,阿根廷的战斗力也不该如此。

他甚至对记者说,自己这两天刚定下一个目标,就是想去诺坎普看一场梅西的现场比赛,看看梅球王的进球。

不过,就电视里的这场比赛来说,直到最后,他也没等到梅西以及整个阿根廷队的进球,反倒是对手克罗地亚队又连下两城。0-3的失利让酒吧里所有阿根廷的球迷一脸遗憾。

就在莫德里奇打进那脚世界波时,记者还听到了酒杯摔地的声音。

本场比赛前,该酒吧特意在地砖上贴出阿根廷的队标。 冷昊阳 摄

比赛结束后,已是凌晨四点,夏至刚过的北京,天已蒙蒙亮。酒吧里的球迷依旧很多没有离开,他们有的还在默默喝酒,有的在分析小组出线情况,有的在互相调侃和安慰。

这场比赛,对于在酒吧观赛的体验来讲,或许并不典型,它缺乏了狂热的呐喊,缺乏了能让陌生人相拥共饮的激情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它或许也很好地诠释了球迷对主队的那种不离不弃,以及中国球迷对于足球的真热爱。

熬了一夜,凌晨四点半,兴奋且疲惫的记者瘫坐在出租车中,从三里屯到建国门,不到五公里的车程开了近半个小时,北京的早高峰在这里提前上演。

车窗外,忙碌的环卫工,开张的早点摊,早起的外卖小哥,都在提示着这座城市新一天的开始。而对于这座城市里的球迷来说,无论是通宵达旦,还是晨起惊闻,“昨夜的那场球”,又是这一天的新谈资。(完)

责任编辑:陈飞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