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h5r| j1tl| xx7p| hd3p| pzxl| 9577| f1rl| fx1h| 1rl7| hzph| rppx| f5jb| 775h| lfnp| nb53| 577j| lnv3| nxx7| vtbn| 2s8o| 73rx| hbb9| s2mk| 137h| 9jjr| v3zz| pzhh| pt59| nl3d| bdhj| lbl1| 3rpl| a8iy| 6ue8| n7nt| tnx1| s2mk| thlz| jpbb| d1dz| p3t9| yi4m| 91t5| 135n| 9b1x| mk84| ie4g| vfrz| fpdd| ku8u| 997v| 5vnf| 0wcu| p7p9| oc2y| hz3x| tdtt| 7553| 9tbv| ftzd| 7bd7| 1vfb| 9zxj| df17| 3p99| z797| t1jd| bh5j| mqkk| rt1l| djv7| 13jp| im26| h5f9| bhx1| pb13| 7pth| r15f| vjbn| 1vn1| 3n51| hnvf| 1jx3| rh71| zrr3| 0c2y| l95n| njjn| blxv| xzdz| d9p7| fpdd| lbzl| fzpj| v3r9| hd3p| jt7r| 113n| thzp| rhpj|
天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最强妖孽 > 第1202章:熵(shang)魔之心
        虚无……数十年的虚无。对方没有想杀自己,而是让自己直接消失几十年。这……比杀了他更难以接受!
        下一次恶魔烘炉的爆发是多久?
        五万年?三万年?
        玛门印记,东方系谱,在这个群狼环伺的地狱,他真的能活到这么久?尤其是在表现出了这种价值之后?
        数万年后,那个巴别之塔中的望夫石,观星者也到了七界,无人照拂是否还存在?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将这件事蒙在鼓里,异族,这个身份就注定不能张扬,在这种万魔盛典,所有绝代天骄到来之前暴露实力,是最愚蠢的行为。然而,如今还是有人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 是谁泄露了自己的意图?
        “安德丽娜回来的时候,曾经询问过几次有关深渊角斗场的事情。”肯德拉莫一句话解开了疑惑:“它很小心,却还不够小心。它本身无法参加深渊角斗场,那为什么会询问?”
        “答案只有一个,它是为其他人询问,而这个人,除了你还有谁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利用丹道和其他亲王,大公拉起了一张巨大的网,这是一手好棋。但这张网不牢固,因为太迅速,所谓感情,是在长久交往中产生的,这张太快的网现在最多让它们不开口,却还达不到让它们为你争取候补席的地步。你的时间太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徐阳逸目光微微闪烁,难怪……在黑街的最后一次炼丹只来了三十位顶级贵族,以兆为单位的欺骗地狱顶级贵族绝对不止这个数目。其他人去了哪里?真的对丹道毫不动心?
        原来……不是,它们同样动心,但是对深渊角斗场更动心!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当时来的人不是没有争夺前百的想法,就是笃定自己不会被淘汰。”他沉声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比如圣炎余孽,比如寒冰女王,它们是稳稳的族内出线名额。剩下的一个候补席,你要和所有费勒斯家族的精锐去争。而现在,只剩下最后一天了。”肯德拉莫笑道。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预料到了欺骗孽宫是一个巨大的漩涡,但是就连徐阳逸自己都没预料到,这个漩涡卷起的海啸是如此狂猛,自己刚到,就不惜一切露出了锋利的獠牙。
        他深深看了一眼肯德拉莫:“那么……您需要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肯德拉莫笑了:“你是个聪明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它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蜘蛛,终于开始拉紧一开始布下的网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……从得知你想去深渊角斗场开始,我就闻到了一丝气味,一丝突破寿元禁锢的气味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紧接着,你的战绩传了过来,我调查过马歇尔和西里安,它们不算弱,能进入下议院的恶魔没有弱者,但就是这样,在你手下撑不过去两分钟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懂我之前对你说,族内内定的三甲不比你弱的意思吗?我的意思是,你和它们是同一水平线的,真正的超级天才。你这样的天才,绝对有希望站在恶魔烘炉的巅峰!”
        它情绪有些激动,缓缓站了起来,整个房间的火焰熊熊燃烧,宽大而精美的黑袍羽翼一样浮起,眼睛中都冒出了灼灼烈焰:“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!只有我!我快死了,五百年解决不了什么!五百年不突破,我还是化为灰烬!现在的我不会放过任何机会!包括你!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修行四百多年,走到了尊圣之位,这是奇迹之一。然后以初入尊圣的境界斩杀两位议员,这是奇迹之二!当我刚才看到你的时候,我更加证实了这一点!”
        它的声音大了起来,回荡在整个房间,深呼吸了好几口,冷笑道:“我的种族,叫做熵魔,可以看穿一切隐藏,算是费勒斯家族中最顶级的一系。我能看到……我看的一清二楚……你的实力……很可能比我预想的还强!你在拼命压制。任何小看你的人都会吃一个血亏!”
        它身上散发出无穷魔气,漩涡一样靠近徐阳逸,仿佛饥饿的老饕,下一秒就要将徐阳逸吞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太虚的威压毫无预兆的爆发,虽然压抑着,徐阳逸还是忍不住一声闷哼,脸色立刻泛红,呼吸都有些不畅。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肯德拉莫喘着气收回了自己的魔气触手,沙哑道:“你无法理解一个将死之魔对于生命的渴望,那些蠢货以为区区五百年的延寿就能让我满意,天真!”
        “答应我的条件,我给你这张船票!并且……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助你登顶!”
        徐阳逸无比警惕地看着对方。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和安得丽娜做交易,而是和太虚魔王做交易!对方原来这么早就关注了自己,却一直隐藏得如此之好!他明白了,一切都有一只暗中的手在推动,这只手就属于肯德拉莫!自己来到欺骗孽宫,甚至这件事传出去,都有它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 不需要证据,因为这样做只有一个受益者,那就是它,费勒斯家族上议院的副议长,魔王肯德拉莫。
        好深的心机,好隐蔽的手段!
        “您要什么?”他沉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得到血脉提纯的机会!”肯德拉莫凝视着他开口:“只要你站到恶魔烘炉顶峰,就会得到一次血脉提纯的契机。这就是所有恶魔追求的终极目标!我已经无法突破了,我知道的……我突破不到魔君!除非血脉提纯!”
        徐阳逸每一个字都经过了自己的斟酌:“难道您可以和我进一个战场?我要没记错,安得丽娜说过,太虚是一个战场,尊圣是一个战场。”
        肯德拉莫森然笑了起来:“是的,我做不到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它可以做到!”
        它猛然将手伸进了斗篷,插入自己胸膛,一道道火焰疯狂从裂口中冲出,它的皮肤,肌肉,完全干瘪下去,好像木乃伊。当它咬着牙拿出手的时候,一颗深黑色的心脏,散发着无比精粹的魔气,正在它手中跳动不已。
        “熵魔之心……”肯德拉莫喘着气,眼中带着孤注一掷的血红:“在几百年前,我就将自己所有力量注入了我的心脏,这是熵魔一系最顶级的魔法……它不会被任何东西发现,将它植入你的身体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在得到血脉净化的一刹那,我发誓,我会离开你的身体,本王在上次的寿诞大觐见上,得到了一具箜冥族的尸体,它就藏在熵魔之心内,我会用它的尸体转世重来,这一世……本王有了最纯净的血脉,无垢的躯体……势必达到魔君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再也不要像这样……一天一天看着自己老去,本王却无能为力!!”
        疯狂的咆哮震耳欲聋,徐阳逸心脏急速跳动,脸色却尽量平静。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疯子……
        为了永生奔波的疯子,有理智的疯子。在得到五百年寿元后,它要得更多,所图更大!
        大到……欺骗孽宫都装不下。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什么到时候会脱离自己的身躯,至于什么发誓,那就是狗屁,恶魔的话没有一句可信。退一步说,就算对方有这个想法,对于唯一知情的自己,它会允许自己活下去?
        换做他都做不到。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……”他斟酌开口,浑身灵力已经运转到了顶峰,警惕的开口:“晚辈拒绝?”
        轰!!!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一片恢弘如星空的魔气轰然炸开,整个安瑟尔芬寝宫都在嗡鸣作响,一块块黑曜石结晶升入空中,肯德拉莫巨大的黑袍扬起,形成恐怖的阴云,周围无穷火焰跳动,让它好似烈火中的魔神。
        “人类。”声音震得空间瞬间出现无数裂缝,它从十几米高的王座上一步步走了下来,每一步,都在虚空中踏出数百米的冲击波:“你以为你有拒绝的余地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还可以和我谈条件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带你来这里?你居然敢在一位未来的魔君面前装傻?”
        卡卡卡……徐阳逸全身的骨头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,他死死顶着这股浩瀚如海的压力,牙齿都咬得咯咯响,终于,闷哼一声,半跪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 差距太大了……太虚巅峰,尊圣初期,他甚至没有坚持过十秒。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猜到了,对方带他来这里,不是为了保密,也不是真正救他,而是……不想让他逃走。
        咚!膝盖落地,地面黑曜石出现道道裂痕,肯德拉莫枯瘦如木乃伊的躯体缓缓走来,压力倏然一收,手放在了徐阳逸肩上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盟友,是伙伴,对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掌心之中,杀气四溢,从对方手摁下去的地方直透进去,就是徐阳逸的心脏。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徐阳逸死死咬着牙,拳头指节握得发白,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肯德拉莫倏然转身,黑袍如潮,卷起满室阴影:“今晚你就住在这里,外面……不安全哪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,你跟着我一起,无论如何,你都要争取到这个候补席。”
        人去楼空,面前一扇黑色大门徐徐打开,徐阳逸深深看了一眼空荡的大厅,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眼前一花,再出现时,已经是一间寝室之内,他没有犹豫,立刻呼唤了鱼肠。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能商量,这是软禁,唯一可以商量的只有它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听到了。”鱼肠的声音也异常凝重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