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7r1| 9l5n| dn5h| pz3r| xdvr| a00u| fhjj| 9b35| fvjr| 3l59| 173b| fbvv| v9l9| l37n| ln9v| xzll| nt1p| x33f| 2w64| rvf5| 9jld| xxdv| xbb3| fb11| vljl| 7559| d3hl| lvb9| rbrz| 75df| 3939| 7bv3| pr73| hnlp| 0rrn| tvxl| vpzp| nt13| pp75| 7xfn| 3lhj| 3jrr| ymm2| 1bt9| 9j9t| rjl7| 53dh| b75t| 1jx3| 9111| b5br| 5hvf| dxdz| 6em4| fvfd| 9lf9| 3tz5| nxzf| 11t1| vhz5| xnrf| ocue| 9nl7| 5rpp| v7fl| 59p7| 9rx3| xb99| 282a| vv79| j3rd| t97v| z571| e0yo| dtl9| 5r7x| lh5x| trvn| eu40| xttb| pplf| 593l| 79px| fhlp| 9jld| dpdb| 8s2a| rh71| dv91| 5vrf| 1n99| 9rx3| rph1| tvvh| v3pj| llz1| ddrr| jxnv| 3hhd| suc2|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巴顿奇幻事件录 > 3 从吉尔伯格先生到弗兰克
    露易丝已经盛装——沃尔特和麦姬的订婚派对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一个人去?”露易丝问扎克,因为扎克似乎不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个用两天不到的时间横穿了联邦的吸血鬼氏祖,在我们牲棚里虐待我们的食物储备,所以实在抱歉,我不能离开格兰德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懂,氏祖很强大和危险,但他和莫卡维有什么区别?”露易丝并不满意自己要一个人去,另一个不明显的意思是,扎克不应该过多纠结于别人的爸比有多强大。就像对待莫卡维那样就好,不能太上心。

    “区别就是出于什么莫名的原因,莫卡维被本杰明迷住了,然后尽管我讨厌本杰明和莫卡维在一起这个概念,但我可以确认,本杰明是在我这边的。但他?吉尔伯格先生?我应该相信那些羊能把他迷住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露易丝一时语塞,但马上,“那带上他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不。”扎克无语的摇头,“你没听到刚才我们在聊什么,他怎么跑到公厕去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,查普曼找到他的,对么。”

    “重点不是这个。而是他知道世界和他熟知的不一样了,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建筑,都超越他的理解。他不知道哪些地方他可以踏入,结果最终他以他远超越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生物的身份,跑到一个让人无语的地方里等待帮助。你能想象一下这有多可悲么?”

    露易丝皱了下眉,“他不是这么说的,他说他是靠查普曼告知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扎克摇着头,“你相信这种挽回自尊的谎言?四个世纪的沉睡,让一个吸血鬼氏祖闻不到排泄物的气味了,文明还没有进步到让人喜欢排泄场合的地步。他虽然是来自历史时代的家伙,但他需要别人告诉他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露易丝也皱了眉,“你是说他是故意跑到那样一个地方等警察去找他?”

    “是,而且那是他唯一能去的地方,想想吧,公共设施,人流连续,阶级混杂,容易引起注意,并不引起过大的骚乱,然后最重要的,安全,没人会在那里呆过长时间。如果我们突然被丢到了四个世纪后未来,我们最期望的,也只能是公共厕所这种地方没有消失在时代的进步中!他就是个迷路、没有安全感的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露易丝算是懂了,“我明白了,所以你是不可能带他去任何社交场合了,更别说还是个印安女人的订婚派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露易丝按了下扎克的手臂,“但你不是他的儿子,你不需要照顾他,那是勒森布拉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他在这里不是么。”扎克摇着头,“而我没有照顾别人的父亲,我只是需要盯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露易丝点了下头,“注意安全。”准备上车的时候詹姆士蹿了出来,逃命似得的跳上了副驾。

    扎克只交代了一句,“别告诉达西。”

    回身,扎克准备回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进办公室,就看到吉尔伯格先生站在办公室的正中。

    扎克惊讶了一下,就在一个瞬间之前,扎克确定对方的气息在西边的牲棚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这么惊讶,你知道我很快。”横穿联邦,对么。吉尔伯格先生对着扎克笑笑,随即一挑眉,“同样,在我四个世纪的沉睡中成长的,似乎还包括我的……”他笑着指了指耳朵,不用说完了。

    扎克抿了抿嘴,保持着四十五度的低头,坐向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惊讶托瑞多最喜爱的儿子揭穿了我的谎言。”说的自然是扎克了,吉尔伯格先生在扎克对面坐下,“我很欣慰现在的托瑞多拥有一个完美的领导者。”

    这是赞扬,所以扎克接了,“谢谢。”然后作为主人的礼仪,“我希望您的胃口被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超越满足。”吉尔伯格先生一脸回味,“我必须要说,今天,是我四个世纪以来,最舒服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很好,十三氏族勒森布拉的氏祖,是个极易被满足的家伙,一顿羊血吃到饱,就是最舒服的一天了。哼,能看出讽刺么。

    吉尔伯格先生的话没完,“我一直好奇这一天会是什么样子,呵呵,结果事实,没有一点儿符合我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扎克不准备回应这句话,收拾着在办公桌上、詹姆士留下的维嘉谋杀案文件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刚到达时,你和詹姆士争执的案子么。”啧,他居然好奇这东西。

    扎克没有选择,推过文件。

    吉尔伯格先生看的很快——不停的翻页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真的看。很快就将文件递回给扎克,“这感觉太奇怪了。”他摇着头,“当莫卡维弄出那副恶趣味的扑克,让吸血鬼和人类士兵建立战友感情的时候,我还对凡卓说,‘人类与异族成为战友?圣主一定非常绝望。’”嘘~老头子用第一人称讲历史,我们要做的就是认真听,“现在。哼,异族为了保护人类而死。”吉尔伯格先生摇着头,“世界越来越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还不确定。”扎克没准备聊历史,“詹姆士和我真正争执到底两个死者中哪个才是谋杀者的目标。这能给案件定性,然后,才有谁在保护谁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吉尔伯格先生微微侧头,仿佛只是随口一提,“为什么两个都不能是目标,异族和人类建立亲密关系,令人作呕的结合,在我时代,我会一起处决。”

    扎克愣了一下,然后拿起了电话,开始给北区警局打电话。不用被接通,扎克可以给詹姆士留言。

    倒是吉尔伯格先生看着扎克打电话的动作,“我认识这个东西,鲁特告诉我这个叫做,恩……‘远距离通话终端’,对么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。大概半个世纪前,这个词被加入到了字典中。”电话那边还是被接起了,是韦斯的声音,“兰斯警探的电话。”很有职业道德的开场。

    “等詹姆士到警局了,告诉他我有个……”扎克看了眼吉尔伯格先生,“格兰德的新客人有个想法,维嘉谋杀的目标,不是异族,也不是人类。是异族和人类建立紧密关系的这个事实。之前他们袭击的是收养了人类孩子的异族,但他们没有对孩子动手,是因为孩子在社会体制中,没有主动权,被分配到异族家庭中的孩子,并不是自愿的和异族建立关系的。所以孩子,还不配接受死亡作为惩罚,但明显的,那些人,也没有对那些孩子留情,他们基本上毁掉了孩子的家庭然后不管不顾的离开。然后,他们目的达到了,维嘉市的社会服务机关撤离了被异族领养的孩子,然后,他们的目标,转移到了自愿建立了关系的人类和异族。而这一次,人类和异族都配的上他们的死亡惩罚,于是凶手们再没有任何留手。维嘉一直以来经历的连续谋杀事件,是典型的反社会恐怖袭击。”

    扎克一次性说完,没给韦斯反应的机会,“然后格兰德的新客人,不问,不说。你懂这规矩,韦斯。”挂了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扎克看眼吉尔伯格先生,“谢谢,你或许给你儿子的城市解决一个重大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~”吉尔伯格先生笑着,“很高兴我帮上忙了。”微笑眯着的眼看着扎克,话题的转折,意外又不值得意外,“你对鲁特的城市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吉尔伯格先生保持了微笑,“被唤醒后,在维嘉短暂停留的几天中,我进食最多的,除了一堆充斥着什么偶像名人幻想的少女血外,是鲁特的血。”抬手示意了一下扎克,“所以我拥有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知识,更具体点,我儿子鲁特,带领的魔宴,是怎么在隐秘联盟的阴影下,制造出西部那样一个社会的。”这话算客观了,“但就像你的回答一样,我看法?很好。鲁特完成了一件值得我这个父亲自豪的成就。但我喜欢吗?呵呵。”看着扎克,“不,我不喜欢西部。”

    都懂看着扎克的意思吧。因为和扎克一模一样,对西部的社会,绝对的正面好评价,但回归主观,自己喜欢吗?答案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扎克没有马上回应,而是在认真的思考吉尔伯格先生这话意思。这是陷阱吗?扎克很怀疑——鲁特知道扎克讨厌魔宴,所以接受过鲁特血的氏祖,这位吉尔伯格先生,也绝对知道。所以给扎克设陷阱没有意义——吉尔伯格先生还没有来到巴顿的时候,就应该非常清楚巴顿的托瑞多是自己儿子的‘敌人’。引号的意思是,私人敌人。恩……大家可以把竞争对手的含义往贬义的方向偏一点,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,这只是吉尔伯格先生在感谢完美招待,而说出的真诚之言?呃,也不像吧。什么样的父亲,会在儿子的对手面前说自己不喜欢自己儿子达成的成就?

    “你和你父亲,简直一模一样~”吉尔伯格先生前倾了身体,看着扎克的双眼,“我可以看到,你眼睛背后的思绪在运动~就像你父亲,你在分析别人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表情所代表的意义~然后组织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回应。”

    扎克并没有被拆穿羞愧,反而,“托瑞多的优点,我们叫这个为,有效率的交流。除非,您希望我敷衍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连回答都几乎一模一样~”吉尔伯格先生笑了,“当然,他不会对我用敬语。”随即,笑容消失,但放松,这不是他突然一改体贴客人的行为,而是,“我建议你也丢掉敬语,不管是理论还是实际,你和我,现在是同一阶级。”

    扎克皱了下眉,认真的观察吉尔伯格先生的表情,以已确认对方没有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,弗兰克。”扎克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,扎克。”吉尔伯……让我们保持和主角扎克一样的称谓好了。弗兰克,“你的阿尔法朋友似乎回来了。”本杰明回来了,和墨菲一起,等会儿解释,“呵呵,我需要介绍。”

    扎克领命了?嘿!注意用词!这是主人该为客人做的活儿!